到2020年,新能源占能源消耗的20%

时间:2019-02-07 10:57:47 来源:百济信息网 作者:匿名



尽管哥本哈根会议的成果仍难以预测,但增加新能源使用比例已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最佳选择。

但现状并不令人满意。一方面,巨大的产能增长每年翻番,另一方面,一些地区的发电设备已经严重抛弃。这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等人发现的风电“真相”。

根据这些数据,截至2008年底,27%的吊装风扇闲置,未及时整合到电网中。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新能源产业的现状如何,包括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什么是瓶颈?你下一步怎么做?

最近,冯飞和一些同事刚刚完成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重点产业发展,转型升级”的重大任务。作为一个子项目,冯飞和王金钊等人向决策层提交了题为“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思路和政策建议”的报告。

针对新中国能源发展战略中的诸多问题和新能源的跨越式发展,记者采访了冯飞。他指出,中国新能源发展过程中的许多问题部分是由于技术的不发达;另一个原因是一系列机制没有协调。:,如缺乏行业准入标准,企业的投资正在蜂拥而至。新能源发展与电网建设不匹配等。

针对这些问题的解决,结合国际减排现状,冯飞及其同事在报告中为中国新能源产业制定了发展目标,即实现新能源利用达到能耗的目标。到2020年.20%。

这也是官方智库第一次披露最新的中长期新能源发展目标。值得一提的是,目标值是没有根据的。该过程主要是指由国家能源局修订的新能源发展计划。如果目标与能源局的规划数据一致,则意味着到2020年,中国的新能源利用率将比之前的官方预测略有增加,光伏装机容量将增加十几倍。

政策层面的相关事实是,预计将在不久的将来宣布召集十几个高级别部委的国家能源管理委员会。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14日也告诉本报,新能源发展计划将于明年初推出。“乘坐管理系统,规范行业标准,整合和升级技术”——这是冯飞对新能源产业未来发展的三大建议。

新能源产业的三大难题

记者:前段时间,关于过剩的多晶硅或风能发展是否过度的争论,也引发了对产业政策的反思。您认为新能源产业发展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冯飞:我们的研究发现,目前行业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三个,技术基础薄弱,产业发展不规范,管理体制不畅通。

技术的弱点体现在许多核心技术尚未掌握,关键部件仍依赖进口。与此同时,技术后劲无法解除。原因在于中国的新能源研究实力分散在大学和其他研究机构之间,缺乏领先的创新平台。开展共同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此外,公司规模小,研发能力薄弱,没有通用电气,西屋,三菱,西门子等大型综合设备供应商。即使是具有一定经济规模的企业,其研发能力也低于发达国家的中小型企业。科技公司。

缺乏工业标准主要体现在风电和光伏发电设备缺乏技术标准,强制性测试认证体系尚未建立。这种情况带来两个问题。:首先,企业正在抢劫顶级和恶性竞争。由于政策激励和没有进入壁垒,大量企业已进入新的能源领域。

可以说出数据。目前,中国有70多家风电主机厂,前四家的生产能力超过1200万千瓦;多晶硅制造商已超过30家,到2009年底产能将达到3万吨,而2008年全球多晶硅需求仅为45,200吨。企业的大量进入导致低价竞争甚至恶性竞争,通过牺牲产品质量和可靠性来降低价格,并带来一些产品质量的隐患。

由于近年来新能源产业“爆炸性”增长,许多产品从开发到大规模生产都太短暂。产品开发中的问题在批量生产之前尚未完全暴露并有效解决,并且在没有任何测试的情况下大量放置。在市场上,未来可能会发生大规模设备故障,造成重大损失。新能源供电和电网建设协调发展不协调,新能源开发成本增加,电网企业缺乏强制性要求和监管等相关制度机制尚未理顺。直接后果是新能源发电设备的现象仍然比较严重。以风电为例,截至2008年底,中国已悬挂1215万千瓦的风力发电机组,其中1000万千瓦可通过调试产生。然而,截至2008年底,实际并入电网的风电装机容量仅为894万千瓦,占安装的风电装机容量。总金额接近73%。

记者在2007年9月中国宣布的:《中国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应达到6亿吨标准煤,占总能耗的15%。未来新能源发展的目标是否有任何变化?

凤飞:总数有所增加。我们的建议是到2020年实现1亿千瓦的风电装机容量,核电装机容量8000万千瓦,太阳能装机容量2000万千瓦,新能源利用相当于9亿吨标准煤,占能源消耗的20%。这些目标主要是指国家能源局正在修订的新能源发展计划。

在产业规模方面,要努力在未来三年内将新能源产业的年产值翻一番,产值4000亿元,再推动设计,安装,运行,维护等相关产业的发展。配套设施达到万亿元。 GDP增长。

未来三年将是新能源技术创新的关键时期。有必要关注设备的自主性和本地化,尤其是关键部件的本地化;掌握第三代核电技术,大功率风电,太阳能多晶硅制备等关键技术的消化,吸收和突破。

行业发展应避免长期管理

记者:为实现这些目标,您应该在产业政策中看到哪些调整或改进?

冯飞:这涉及宏观管理系统和科技研发平台等一系列系统的改革和完善。

在宏观管理方面,新能源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涉及国家能源局,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建设部,标准委员会,要加强制度,加强各部门。组织协调,明确各部门的任务和责任,避免长期管理或相互猜疑。鉴于新能源技术的突出瓶颈以及对新能源技术研究的巨额投资,回归期很长。我们建议从国家层面统一支持,建立开放的国家新能源研究所,或建立中国科学院系统。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充分沟通研究机构,研究机构和企业之间的信息,促进大型项目的合作。

同时,要加快新能源产业标准,认证和检测体系的建设。特别是有必要尽快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风电,太阳能和关键部件的设计和认证标准;同时,要实施统一的风电和太阳能认证体系,逐步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此外,有必要尽快制定风电和光伏并网技术标准。本标准的制定应由政府部门牵头,电网公司,发电设备制造商和其他各方应参与。

记者:还需要推广哪些其他支持结构?

冯飞:一个重要方面是加快电网等配套设施建设,特别是加快已建新能源项目的接入线建设,解决设备短缺问题。同时,我们将以集中,循序渐进的方式推动输电网,智能配电网和储能设施的建设。

鉴于“工厂与网络分离”以来工厂网络不协调的突出问题,我们建议澄清国家能源部门也是新能源发展规划和电网发展规划的主体,并促进参与电力公司,电网企业和政府规划部门。规划。

改善定价机制也很重要。我们建议保留目前的特许权投标和基准价格。一方面,对于规模大,资源条件好的新能源项目,继续实施特许权招标,通过引入竞争降低成本;另一方面,为分散利用和资源条件差的项目实施新的次区域能源基准。电价刺激企业投资,规范政府定价行为。

海词网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